五保老人领补助被暗示“请吃饭” 涉事干部被处

五保老人领补助被暗示“请吃饭” 涉事干部被处

五保老人领补助被暗示“请吃饭” 涉事干部被处

  “他(增花村村支书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吃顿饭,说我补助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块,吃顿饭就是意思意思。”

  “一个背篓卖30块钱,一年最多卖80个,请吃饭花费的600多块相当于我3个月收入,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

  ——五保老人钟广福

  3年前,资阳市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8组五保老人钟广福打算申领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结果填完相关表格后被暗示要“吃顿饭意思意思”,最终,钟广福花了600多元请当地乡、村干部吃饭并买烟。

  据村民们反映,类似村民办事需请村干部吃饭的情况不止这一起。10月21日,安岳县纪委通过官方网站公布白塔寺乡增花村乡、村干部违规接受吃请等问题典型案件的查处情况,多名涉案的乡、村干部被给予留党察看、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

  村民遭遇

  五保老人申领补助

  被暗示“请吃饭意思意思”

  63岁的钟广福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多年,是村里的五保户,平时靠编背篓卖和在建筑工地打工为生。2013年12月的一天,钟广福拟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所在村组的组长让他去填写申请的相关表格,时任白塔寺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及增花村村支书杨秀光在场。填完表格已是中午,杨秀光便让钟广福请吃顿饭。钟广福回忆:“他(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吃顿饭,说我补助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块,吃顿饭就是意思意思。”

  随后,一行人到了白塔寺乡政府对面的餐馆二楼就餐,许大富在场并点了菜。和钟广福一起为了办事而请村干部和乡干部吃饭的,还有增花村6组组长莫英祥,莫英祥是为了帮弟弟办事。

  钟广福还记得,当时一起吃饭的乡、村干部等共有11人,他和莫英祥还去买了12包烟。“我们(本来)准备买红塔山烟,可他们说至少要买20多块一包的玉溪烟。”饭后买单时,他将身上的600多元交给了莫英祥一起买单。

  尽管一年半后,钟广福申请的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办下来了,但他心里仍有些想不通。“一个背篓卖30块钱,一年最多卖80个,请吃饭花费的600多块相当于我3个月收入,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

  纪委调查

  有干部多次接受吃请

  还存在虚报受灾信息收取代办费

  事实上,钟广福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增花村,还有村民反映过诸如为小孩顺利上户口而请村干部吃饭、未请吃饭危房改建补助迟迟未拿到等情况。10月13日,安岳县纪委在掌握白塔寺乡增花村村民钟广福在办理计生补助申报事宜中请乡村干部吃饭等情况后,迅速成立专项调查组进驻增花村开展调查。同时,责成白塔寺乡党委暂停增花村党支部书记杨秀光职务,配合接受调查处理。

  10月21日,安岳县纪委在官方网站上通报了白塔寺乡增花村乡、村干部违规接受吃请等问题典型案件的查处情况。经查,2013年12月某天,白塔寺乡社会事务办主任彭政、民政干部许大富在与增花村党支部书记杨秀光、村委会主任李玉彬、村委会代理副主任钟强等人前往该村开展计划生育奖励扶助和民政等工作后,违规接受办事群众钟某某、莫某某吃请,钟某某、莫某某开支餐费600余元。2014年2月和2016年2月某天,增花村党支部书记杨秀光、村委会主任李玉彬、村委会代理副主任钟强在开展社会抚养费征收及上户工作中,违规接受对象户李某吃请,其中杨秀光、李玉彬参加2次,钟强参加1次,李某开支餐费700余元。

  此外,在调查过程中,安岳县纪委专案组还收集并查实了其他几个方面违纪问题:2008年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工作中,增花村村两委向白塔寺乡人民政府虚报该村9户村民房屋受损信息并于2009年2月获得地震救灾房屋维修加固资金11280元,列入村级集体收入并挪用于村级道路修建维护。增花村党支部书记杨秀光、村委会主任李玉彬、时任村委会副主任李兴德(已死亡)在村民曾某申请办理农房建设相关手续时4次接受吃请,曾某开支约1200元。同时,杨秀光、李玉彬、李兴德将收取的曾某3000元计划生育违约金和索取的曾某D级危房项目款5000元予以私分,每人分得2660元。在办理过程中,乡农业服务中心主任、国土员雷强接受曾某吃请1次,收取代办费200元。

  处理结果

  参与人员退赔吃请费用

  多名乡、村干部被处分

  在通报中,安岳县纪委根据调查情况研究并分别报经资阳市纪委和安岳县委备案后,也公开通报了处理决定。

  其中,给予杨秀光、李玉彬留党察看两年处分,给予雷强、彭政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许大富、钟强党内警告处分。责成白塔寺乡党委依法罢免李玉彬村委会主任、委员职务,责成白塔寺乡党委免去彭政乡社会事务办主任职务。对参与吃请的其他人员印友谊、吴建华、邹继德、莫英祥、蔡志均、李忠志进行诫勉谈话,鉴于原村委会副主任李兴德已死亡,不再追究其纪律责任。由参与吃请人员承担各自参与吃请费用,对其他涉案款物按规定予以追缴、退赔。

  成都商报记者 姚永忠